申博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申博 > >

深度阅读:帕森斯的篮球悔过书 克服伤病再起航

来源:申博   日期:2018-10-01

北京时间10月1日,灰熊球员钱德勒-帕森斯在球员论坛上撰写长文,反思了过去两年自己养伤的经历。

以下是全文翻译:

孟菲斯,我将在这个赛季重返赛场,所以,我想花点时间,记录下我的一些想法。自从我来到这里,两年了,我过的一直晕乎乎的,我觉得这要怪我自己。

于我而言,两年感觉很长,我确信,对你们来说也是一样吧。我们没有像本应做的那样,我们没有竭尽所能去赢足够多的比赛。我一直在应付伤病,加索尔和康利也有伤,但在这里,有些东西仍和两年前一样真切。

当时,我想来孟菲斯。两年前的那个七月,我与灰熊队会面,在(会面结束)走出大门时,我就做出了最终决定。我选择孟菲斯,我这么选择,是因为它对我来说很合适。我喜欢这里的人,这里的文化。在这里,灰熊是归整个城市所有的,这种想法,我真的喜欢。此外,我和比克斯塔夫教练关系很好,我们的友谊,在火箭时期就建立起来了,尽管从小在佛罗里达长大,但在孟菲斯的很多事情却让我感到熟悉,有种感觉——你可以把这里当做长久的家。

可后来,我受伤了,在当时我以为会对自己的处境很了解……但事实上,我压根不懂,我差远了。整个康复过程比我预期的要长得多,也艰难的多。从身体,到内心,我经历了太多沮丧……现在再回头看这些,我当时本应该尽快去学习适应,但我没有,同样的,我也没有经验,不知道如何去应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各种批评。

但我仍觉得孟菲斯100%是我的应许之地。我也知道,你们几乎没怎么看过我穿着灰熊队服比赛的样子,这烂透了。新赛季,我会回来的。现在,我感觉很健康,也很强壮。我打算向前看。当然,我也想快速的回顾下过去,因为,这是你们应得的礼遇。

在进入NBA,进入大学,进入AAU(北美大学联盟)之前,我就是狂热的篮球爱好者。我家住在温特帕克,奥兰多郊外的一座小城。当年,魔术曾我的主队。我支持这支球队,并愿意把它介绍给身边的每个人。我觉得,他们得到了太多轻视,甚至是不尊重。在(上世纪)90年代,我们可是经历过美好岁月的,那段岁月甚至称的上伟大,拥有便士-哈达威和大鲨鱼-奥尼尔的那些年,满足了一名魔术球迷全部的憧憬。即便那时候我还很年轻,但是这些人的表现,已足以让我疯狂爱上魔术队。

奇怪的是……很多年过去了,占据我更多记忆的,却是那些负面的事情。

奥尼尔离开去了洛杉矶之后,我们度过了失败的几个赛季。我记得,转机到来的时候,我11岁,当时,我看到新闻说,我们得到了格兰特-希尔。那会,我已经是他的球迷了。我的卧室里贴着他的海报——还有那件有着时髦字体的活塞球衣,简直太酷了。希尔在内外线都有着如水般顺滑的球感,他有投篮能力,也能通过运球突破扣篮击垮你。在我那个年纪,这还很新奇。我最喜欢的球员加盟了我的主队——这种事情多久才会发生一次呢?于是,当希尔的魔术球衣开始发售,我第一时间就去买了一件。

但这之后,事情的走向却完全不一样。希尔的伤病接连不断。在7年魔术生涯里,他大概只打了200场球。于是,当他在2007年离开的时候,我将魔术这些年的失败一股脑记到他头上。我甚至自私的想,他就是在想方设法的让我失望。

今年夏天,我又多次想起这些事。有趣的是,我发现自己作为一名球员,竟然也处在了类似的境地中。我不是格兰特-希尔,但和他一样,我也是在加盟新东家之后,就迅速受伤了。两年过去了,如今,我比加盟灰熊后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我受伤前的状态。可我在孟菲斯的这段日子里也感到,我失去了与球迷的联系,过去这几年,当我经历抨击的时候,我多希望自己能更多想想,在11岁的时候我对自己主队的态度。

在NBA,我不是唯一一名受过伤、缺席过很多比赛的球员,这一点,在受伤之前,我就清楚。但很多难堪的事情,是我后来才学到的。比如,我敢肯定大多数球员不会在受伤之后,在推特上回复球迷——无论是为了辩护,还是出于好胜心,或者其他的原因,我还不只做了一次,这实在够蠢的。

我敢肯定其他球员在受伤时,被记者问到恢复进展和私生活的时候不会被激怒。但我发火了,而且不止一次,这实在够蠢的,而且,我是从骨子里生气。在我看来,我沮丧是因为我上不了场。这是我争强好胜的那一面,并且这种好胜心一直都在。我需要为自己负责。

我花了不少时间,直到现在才明白了,究竟为什么,我看上去没有为孟菲斯全情投入,没有尽全力——即便我认为自己已经这么做了。

(当年)我是一个篮球迷,所以我明白那种心态是什么。作为一名球迷,你会感觉自己对球队投入了很多……会觉得球员的表现与你的投入不匹配。我多希望,在我刚受伤的时候,我就想明白了这些,这样,我就能更配合,胸襟更开阔。

毕竟,在我受伤的时候,人们无法看到我在球场上的贡献。相反的,人们会看到我在度假,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,会被狗仔队拍照,又或是我在IG上传了一些照片,或其他的什么,这些看起来都好像我并不在乎球队。现在,当我再看其中的一些事情,我会记起自己作为魔术球迷时的感受,我想我懂得你们的情绪从何而来了。

所以,没错,伤病是因为走霉运。我受伤了,我不能投身这项自己热爱的运动。连续几年受伤,很容易陷入阴暗面,甚至变得尖酸刻薄,你会有种念头认为自己再也没法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水准了。康复过程真的很磨人——这一切并不值得大说特说,但之前对伤病的回应方式,这个却跟霉运无关,这部分的责任就在我了。

如今,以球员的身份,我的确做了很多改变。我改变了日常作息,从营养摄入,到训练,再到每天生活中的种种事情。这个夏天,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训练的刻苦。过去几个月,我的一天一般这样安排:很早起床,先不碰篮球,从身体训练——主要是力量和平衡训练开始。之后,是负重训练:包括深蹲,硬拉,挺举.……举重对我来说并不新鲜,但这次,我学会了将训练中每个细小环节重新规范。

我不仅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练肌肉上,我还要避免受伤,此外,我试着用最高效的方式去完成每一个动作。这就类似于在显微镜下分解你的动作。练完举重,我还要去做瑜伽。最后,我才能拿起篮球练习几个小时。

我(从基础开始)直到能以比赛的速率进行5人对抗,这期间走过了漫长的旅程。之前的休赛期,我的训练有些想当然了,我往往只会做些松散的有球练习,但过去两个赛季却截然不同,一天4个小时的身体康复训练,反而让我打比赛时更专注了。

这个夏天,我已经百分之百恢复,我能够和格里芬、保罗-乔治、考特尼-李、斯玛特等人一起打球了,我也在磨练自己的比赛技巧。能和这些家伙一起在球场上奔跑,感觉真的很棒。毕竟,距离上一次与这样的职业球员进行5对5的训练,已经有很长时间了。我很开心能回到记忆中自己受伤前的水准,感觉就像是旧日时光的重现。

我知道,你们想从我这听到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我对球场表现的承诺——我知道真正的实力要在球场上展现。但我真的想说的一点是,我(仍)在这里,我在孟菲斯,我爱这个地方。我在这里挣扎过,但这也让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证明自己。

我是来这里打球的,我要去好好的工作,对于我在公众面前回应伤病的方式,我实在骄傲不起来。但事情总有光明面,现在,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,我都变得比两年前更加强大了,所以,我计划去实现那些两年前未完成的目标,我会以一种鲜活的,新人的姿态回到球场,(新赛季)这个新人,将有多东西需要去证明。